一个洞 一座桥 一棵树

20年前,第一次去欧洲旅行,从天蓝天高,到路宽路平,那片土地上,让我心生羡慕的事儿不少。记得有一次,在德国高速公路的一个服务区里,我要了一杯冰啤酒,坐在临窗的吧椅上,一面享受苦涩的清凉,一面观看窗外来来往往的汽车,心中翻腾着一种十分复杂的感情。发达的欧洲、先进的德国,固然让我不能不赞叹,可最强烈的愿望却是,什么时候,在我们自己的国家,尤其是在陕西,高速公路也能够四通八达、畅通无阻呢?

 

一转眼,20年过去了,四通八达、畅通无阻的高速公路,已经在中国、在陕西成为现实;屈指一算,我们享受出行的便捷,很有一些日子了。而且,前不久又去欧洲旅行,在德国,我发现,中国高速公路的质量,在一些方面也已经不比他们差,于是,一种强烈的自豪感,在心中油然而生,随之而来的,则是对中国修路人深深的感激和崇敬之情。

 

从欧洲回到西安没多久,就收到邀请去建设中的汉坪高速公路采风。高兴!因为,前不久在德国的高速公路上,曾让我久久不能平静的对中国修路人的感激和崇敬之情,现在有了一个可以充分张扬的机会。这是一条连接汉中石门和宝鸡坪坎的山区高速公路。在山区修路,逢山开洞、遇水架桥是在所难免的事;而这一次采风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项目,也正是一个正在掘进的隧道、和一座已经初现雄姿的大桥。

 

我们是沿着一条长长的斜井,进入连城山特长隧道,来到一个正在掘进的掌子面。尽管现在的隧道工地,已经有了周全的安全措施,尽管我们只在隧道里呆了短短半小时,但身处一个不见天日且相对逼仄的环境,生理和心理上感受到的压力,还是明显存在的。修路人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夜以继日地工作,其艰苦程度,可想而知。这条隧道全长5.8公里,属特长隧道,已经接近全线贯通。听管理处副处长高贵轩介绍说,开掘这个隧道所要对付的山岩,特别松软破碎,难度极大。我们摸了一下刚刚被清理出来的渣石,哪里像石头,分明是泥团。在这样的山体里掘进,爆破、清渣、支架、箍顶……工作程序环环相扣,争分夺秒,丝毫不敢马虎。不容易啊!

 

走出隧道,回到蓝天丽日之下,心绪却还久久留在隧道之中。对穿越山区的高速公路而言,隧道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,比如西康高速上的那个号称亚洲第一隧的秦岭终南山大隧道,不是一下子就把原本似乎远在天边的柞水县,变成西安人的后花园了吗?而柞水人,也同样一下子就有了大把、大把赚钱的机会。真所谓“隧道有奇效,不通不知道”;只是,当我们尽享隧道的奇效之时,不应该忘记隧道建设者、以及管理者、养护者的辛劳。

 

比起如今还藏在山中人未知的连城山特长隧道来,石门水库大桥,已经迎着南来北往人们惊异的目光,彰显出它卓尔不凡的雄姿。

 

秦蜀古道上的石门,是中国、乃至人类公路建设史上的一个伟大的奇迹。遗憾的是,40多年前,随着石门水库的建成蓄水,这个伟大的奇迹被沉入库底,难见天日。陈年旧事,不说也罢。而如今,汉坪高速建设者面临的问题是,对已经成为当地农业和生活用水的重要资源、同时又是著名水利风景区的石门水库,应该怎样呵护它的纯净和美丽。

 

于是,一座主跨径达262米、被称作“西北第一跨”的钢管拱特大桥,凌空而起,从空中跨越石门水库和316国道,两端分别连接连城山和石门两座特长隧道。由于科学设计、精心施工,这座大桥不但功能完善、造型雄伟,而且对石门水库的水资源和周边山体的植被,也做到了最大程度的保护。这样的一座大桥,其中的技术含量有多高、施工的难度有多大,我说不清楚;但我清楚感受到的,却是修路人敬畏自然、呵护生态的良知。

 

汉坪高速进入留坝地界后,在一个叫玉皇庙的地方,路旁有一棵高大伟岸的银杏树,十分抢眼。趋前打问,原来这是一棵有着4000岁高龄的古树,虽历经磨难,却依旧生机盎然。在古树的四周徘徊良久,树叶被风吹动发出的沙沙声,仿佛是一位老人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喃喃低语。古树在说什么呢?我想,有着4.4米胸径和26米身高的这棵古树,是如此坚实地站立在大地之上。向南,它应该能看到不近处的石门;向北,它肯定能看到不远处的坪坎。从2014年开始,连接汉中石门和宝鸡坪坎的汉坪高速公路工地上,那些殚精竭虑、挥汗如雨的日日夜夜,想来都被古树尽收眼底、并刻进了自己的年轮吧!如今,它想向我们倾诉的,正是这些。

 

应该是如此。

 

古树常青;汉坪高速建设者的贡献,也将会同样长久地被历史记忆!

阅读全文
1
上一篇:馄饨担子
下一篇:旅途人生
返回栏目:心情语录
返回首页:我要说说网

图文推荐

更多 >>
1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精彩推荐